数字藏品这个与“元宇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新概念,正在成为联系金融、艺术品、博物馆的新纽带,也成为万众追逐的新财富。

热闹的数字藏品及NFT市场

何为数字藏品?

根据支付宝数字藏品平台的诠释,数字藏品是使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唯一标识的经数字化的特定作品、艺术品和商品,每个数字藏品都映射着特定区块链上的唯一序列号,不可篡改、不可分割,也不能互相替代。

简单来说,就是利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

说到数字藏品,也不得不提及NFT(非同质化通证,Nonfungible token)这个概念。

21年被称为“NFT元年”。在这一年,美国艺术家迈克·温克尔曼的数字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经过14天的网上竞价,最终以折合人民币约45亿的价格成交,也创造了当年NFT作品价位纪录。此后,越来越多的数字作品在网上以天价售出。这让更多的“艺术”进入NFT,也让更多的产品看到了破圈和赚钱可能。

展开剩余86%

在利益和影响力的双重驱动下,NFT在21年开始泛娱乐化了。

6月,电影《真·三国无双》发行国内首套电影NFT系列作品,囊括了不同形式的角色形象、道具海报。

10月,王家卫的电影NFT作品《花样年华一刹那》在苏富比拍卖会,以4285万元港币成交。

阿里21年5月率先推出NFT数字艺术专场,又在6月限量发售“敦煌飞天”“九色鹿”两款付款码NFT皮肤,售价99元,各限量8000份,结果秒光。

当下,数字藏品成为行业热点,品类丰富,包括但不限于数字图片、音乐、视频、3D模型、电子票证、数字纪念品等各种形式。

报道显示,在21年9月,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日销售额已经超过1亿美元,事实上,真正的峰值在8月,该平台8月29日的交易额超过3亿美元。

现在,除了阿里,腾讯、网易、哔哩哔哩、小红书等一众互联网巨头也开始布局NFT,纷纷推出数字收藏品平台。

在文旅商业领域,博物馆数字藏品在过去一年得以迅速发展。比如蚂蚁链发起“宝藏计划”,首期推出中国国家博物馆现藏的四羊青铜方尊、西汉错金银云纹青铜犀尊等4件国宝级文物的数字藏品,首销即售罄。随后敦煌美术研究所、湖南省博物馆等相继跟进推出相关数字藏品。

22年2月,《只此青绿》数字藏品于3月3日推出数字藏品纪念票,这是演出行业首个数字藏品纪念票。

21年,视觉中国也开展了数字藏品业务,截止到3月7日,视觉中国“元视觉”平台,累计进行 23 场发售,合计100 个藏品,其中,数字藏品之一的《春花烂漫》拍摄于独具中国传统文化底蕴的故宫角楼,有很强的地域特色。

对于“元宇宙”来说,链也十分重要。

中国旅游链项目是区块链在旅游行业中的应用的具体创新举措。以联盟链为基础,搭建不同功能“子链”,逐步形成一个完整、全面的体系。其中,数字藏品是其重视的业务板块。中国旅游链的项目公司中青旅遨游太一(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博阳介绍说,中国旅游链已为多家IP方提供了底层技术并推出发放藏品约几十余款,市场端起到了良好的效果,其中已出现多款“爆品”。

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们知道风口的锋利,结合政策监管的原因,设置了一个自定义的限制:数字藏品,并设置了多重限制,避免了恶意炒作而刻意去金融化。但这依然无法阻止数字藏品在市场上受到追捧。

投资者还是韭菜?

“由于NFT在海外的发行需要虚拟代币来做,不符合中国的法律,所以在中国,大家都走了一个相对合规的路线——数字藏品。国外是它是是靠版权盈利的,像证券交易所模式。在中国它其实也算是类金融化交易,也是没有牌照你不能做的。现在海南已经批了国家第一个数字藏品交易所,牌照也有了,但是目前由于规则尚未建立,一直没有正式开放,部分平台开放了有期限要求的转赠功能。合规是最重要的,现在大家也是在等,等另一只靴子落地。”资深玩家表示。

虽然还未正式开放,但在私下里,数字藏品市场发展已日新月异。各博物馆、互联网平台,以及文创企业都在深入这一领域,一些数字藏品中小平台更是多如牛毛。

“以我关注到的大中小平台就有近百家,现在应该是数百家了。”资深玩家说。

柯瑶(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柯瑶文化”)创始人兼CEO阎晓军对品橙旅游介绍说,自己在年年末关注这一市场,当时这一市场就已形成了“资源方(版权方)”“运营方”“平台”比较完备的产业链。

柯瑶文化为“运营方”,主要的工作是为版权方提供数字化产品转化服务。“无论是照片还是文创产品,原有的产品还需要二次投入,进行数字化转化,有时候我们还需要进行二度创作,让它成为可以符合市场需求与监管合规的产品。”

目前,柯瑶文化与奥祥斋文化联合打造体育文物数字文创,利用数字技术进行文化再创作,使其在文创领域有更多应用。同时,他们还与银河长兴联合打造传统文化数字产品,目前已建立了数万件三维模型,涵盖了写实人物、建筑、兵器、生活用品、文化用品、服装服饰、珠宝等品类,并打造元宇宙三维数字藏品潮玩系列,开发三国人物卡牌盲盒。

“其实,理论上数字藏品不完全是个商品,因为它也是企业营销的工具,无论现在是央视、新华社还是平安银行、奥迪,有新的产品就做一款新的数字藏品,不以赢利为目的。” 阎晓军说。

虽然文旅藏品有些是以营销和传播文化为目的的,但投资者却未必。

国际奥委会官方授权的冰墩墩数字盲盒于北京时间2月12日凌晨发售,总数为500个,每个99美元,每人限购5个。半个月不到,所有系列的盲盒早已销售一空,其中涨幅最高的数字藏品暴涨了近倍。

其他博物馆的数字藏品也是如此,几千个藏品一秒不到的时间就已售空。

这源于不高的售价,同时,也源于人们对于数字产品溢价空间的“想像”。“现在不仅投资者在圈地,个人投资商也在囤货。”资深业者说。

这也引起了博物馆界的一些分歧。

某博物馆业内人士透露:藏品数字化的方向没有问题,数字藏品进入公共领域也没有问题,但是把他作为谋利的工具不妥。应该更多考虑公益性和共享理念,毕竟资金本来就是来自公共财政。

该人士说:“未来的主要问题是,数字藏品发行量控制与需求的问题,以及二次开发的版权问题。按照版权法,二次开发的版权归开发者,对二次开发的形式应该有明确的界定,不得有违反社会风俗的约定,这个问题有很多人已经认识到,但在管理层面尚无动作。未来的文博数字藏品发展趋势,我希望是免费的,但目前的操作,是作为市场行为进行的,与博物馆的公益性与共享理念有悖。所以,我个人不主张过度市场化。”

但阎晓军认为,由于刚刚起步,这个市场目前状态呈现混乱且无序,但一旦监管政策出台,这个市场就会走入一个正常的市场轨道中,所以一些人也是在持观望态度。而对于创作者来说,数字藏品会刺激市场创造出更好的数字文化产品。

“也有人担心会有同质化的产品出来,实际上,区块链的属性决定了藏品版权的唯一性,发行量决定了藏品的价值,所以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 阎晓军强调。

文旅企业如何玩转数字藏品?

“因为国内的数字藏品和国际的NFT 不是一个概念,所以运作流程也比较简单,目前主要是和外部公司合作。”某文旅企业相关负责人说。

据介绍,视觉中国开展数字藏品业务是致力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促进传统文化的数字化“焕活”,将创新科技与文化产业相融合,助力文化创意产业的数字化破局,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尝试。

对于文旅(文创)企业参与数字藏品中要考虑哪些问题,视觉中国相关负责人表示,要找准方向与定位,挖掘那些有从“束之一隅”地域名片变为“广为流传”臻品潜力的产品,从而反向赋能地方文旅行业,开辟文化产品创新的新路径。

阎晓军也认为,打造数字藏品一定是“内容为王”,销售时却要有方向的投放。“用现有的技术打造平台之后,最终需要的是内容。同时现有的平台影响力和侧重点也不同,有的是文物,有的是文创,也有的是电影,有的是音乐等等,不同的主题对应不同的人群,反之,选择不同的平台,对于销售的结果也不一样,大的平台公司会打造以场景故事为主题的数字藏品系列,真正的三维模型藏品更贴近元宇宙。”

目前关于数字藏品和元宇宙仍在数实结合的探索之中,今年全国两会,政协委员对此有相当关注。从互联网发展历史来看,网络虚拟社会的舆情治理、交易监管、个人隐私保护乃至国家主权维护,是个严峻的挑战,目前仍在不断探索和完善中。

李博阳预测,从文旅产业未来发展来看,中国旅游链有两个方向的行业助力愿景,即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在产业数字化方面通过依托区块链技术打造一个新的信用体系,通过智能合约促进交易更加规范和高效,让消费行为更为直观地呈现,实现文旅消费数字化升级。而在数字产业化方面,基于现有文旅资源,创建的一个旅游个性化体验的数字文旅空间已经成为未来方向,随着人类从物理世界向数字世界的数字化迁徙也许未来会形成一整套的经济和社会体系,产生新的金融市场和商品市场。

李博阳说:“文旅在数实结合应用中大家开始重视什么?权益。藏品价值一直呈快速上升趋势,如果只是单纯的数字藏品已经不够有说服力了。需要变成一个项目来经营,现在国内外成功的案例都是如此,藏品需要开始考虑是不是有版权?是不是有权益?只有这样价值才会一直增加,而不会随着数字藏品活动结束消散,只剩下纪念意义,而没有其他价值。”

虽然变数不少,但他依然持乐观态度,表示:中国文创产业在全球的占比还不到1%,我们的发展空间很大。

不过,由于脱胎于金融领域,且上层管理制度没有明确,所以很多文旅企业对于此话题讳莫如深,多位受访者不愿提及,并持观望态度——“等等再说”。

只是数字化浪潮风起云涌,“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到,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而加速数字化发展,数字藏品正在成为现代人文化消费的新潮流,总有一天,它必将成为更多人关注的事物,到那时再进入数字藏品赛道,可能为时已晚。

发布于:陕西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