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分享到朋友圈

刘鹏文NFT(Nonfungible Toke,非同质化通证)正通过数字藏品 飞 入寻常百姓视野。

如果说21年6月支付宝与敦煌美术研究所基于蚂蚁链发行的两款付款码皮肤NFT 敦煌飞天和九色鹿,开启了数字藏品发展元年;那么,22年则可以定义为数字藏品爆发式增长的一年。

有据可证的是,各路资本正涌入数字藏品领域,争抢通往元宇宙的入场券,其中既有阿里、腾讯、 、京东等互联网平台资本,又有上市公司产业资本,后者在A股形成了 数字藏品 概念股。不止于此,地方国企、地方电视台、文交所、视频平台、各地景区,还有很多个人资本突然进入这一新兴领域。与之相随的是,数字藏品平台搭建的第三方服务需求火爆。

不可否认,在数字经济发展大潮下,文化艺术行业在区块链技术的加持下,正焕发新的生机和活力,激发了人们对于文化艺术的兴趣,催生数字文化产业的发展风口。但是火热的另一面,目前行业发展已出现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的现象,需要引起高度警惕。

我们通过天眼查查询相关企业工商资料发现,有的企业注册资本虽然达到千万元级别,但实缴资本为零,且企业实控人此前并未涉足互联网或者文化领域。同时,数字藏品领域的疯狂炒作的风险苗头已经出现, 发售秒光 现象频见报端,原价不到十几元的数字藏品在二级市场转让价几千到几万不等、甚至一度高达上百万,炒作氛围浓厚,其中不乏 坐庄 嫌疑;此外,数字藏品平台被黑客袭击泄露客户信息的事件时有发生。

这些现象的发生与行业处于野蛮生长阶段有关,目前,数字藏品领域的法律法规制度和监管处于空白地带。行业发展再次跑在了监管前面。这也亟待相关法律和监管的明确,以厘清行业发展的规则和边界。

数字藏品概念目前缺乏相对清晰的界定。 百科词条将其通俗定义为使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不过,从目前观察到的情况而言,数字藏品应用的领域不断在泛化,从起初的文化收藏,扩展到饮食、化妆、百货、酒类、音乐、旅游等行业,有种万物皆可NTF、万物皆可 藏 之势。这意味着,数字藏品会与更多寻常百姓相关联,有潜在的涉众风险。

除发行定价不透明之外,从数字藏品的发行流程来看,本质上与此前火热的ICO代币发行并无二致,只是底层资产由虚拟的代币换成了虚拟的图片、头像等标识,同时有些平台很容易滋生非法集资的风险,ICO跑路骗局就是前车之鉴。

从境外的监管动向看,有些NFT跨越了收藏品与金融资产之间的界线,有些国家地区也在加强研究,拟把NFT认定为证券。我们注意到今年4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银行业协会、证券业协会曾就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发出倡议,意在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

不过,除了风险提示,数字藏品行业发展离不开监管制度和规则的及早厘清,以向市场传递明确的监管预期,也可堵住科技被不法分子利用的漏洞,避免数字藏品走入 币圈陷阱 ,让行业走在法治的轨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