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品可谓是21年的“红人”,在艺术界、收藏界、投资界、科技界掀起热浪,藏品价格不断创下新高。

许多机构投资人越来越关注NFT赛道,各类平台、内容生产和推广公司等都在跃跃欲试。互联网企业、金融机构、营销服务商、影视文娱公司、媒体机构纷纷抢滩数字藏品市场,阿里“鲸探”、腾讯“幻核”、京东“灵稀”等数字藏品平台密集涌现。

如今,数字藏品平台“大军”仍在不断壮大。今年3月,数字藏品平台仅有100多个,到了5月,这一数字已经猛涨到300多,大平台陆续进场,小平台相继涌现。

虚假繁荣?

数字藏品是一种基于区块链发行的数字商品,是指使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

可以说这是一种中国化的NFT替代品。

洪泰基金合伙人陈文思在接受《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数字藏品在国外也被称为加密数字艺术品,具有唯一编号、永久存证、不可复制、不可篡改的特点。21年初,NBA Top Shot火爆出圈,热度最高的时候,单日交易额可达4500万美元。其中,成交额最高的数字球星卡为著名球星勒布朗·詹姆斯在年总决赛的一记扣篮,成交额高达23万美元。21年3月,NFT艺术《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以6934万美元在佳士得成交后,NFT市场持续火爆。

据陈文思介绍,由于NFT的价格屡创新高,已经成为了公认的数字资产,很多基金和家族办公室也开始把NFT列为资产配置的一部分。

那么,NFT的高价是否有相应的支撑基础?是否像当年的ICO一样是一种虚假繁荣?

在陈文思看来,数字藏品的价值主要有交换价值、使用价值(包括娱乐价值、收藏价值、社交价值、生产价值以及传播价值)。

随着数字经济的不断成熟以及区块链加密技术在数字版权保护领域的应用,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加入到了数字藏品的创作队伍中。

21年3月,当代超写实画派的领军人物冷军的《新竹》以NFT形式在OpenSea上拍卖,其原画在线下同步焚烧,这一举措保证了这一幅画作链上版权的唯一性。

21年5月,中国艺术家徐冰与万户太空艺术合作的《天书号》数字艺术品拍出了30万美元的价格。

陈文思表示,过去,数字内容最大的痛点在于难以确定产权以及追溯,互联网本身所具有的开放性和分享性,在某种程度上却成为数字内容创作者积极性的阻碍,甚至出现过盗版方倒打一耙原作者的事情。而清晰的产权是任何一种智力产品形成生态的基础。区块链技术的出现,特别是NFT技术,非常针对性地解决了数字内容版权的问题。NFT技术的本质通过区块链对数字内容进行加密。加密后每个数字藏品都与特定区块链上的唯一序列号互相绑定,永久存在,可追溯,不可复制,不可篡改,不可分割,也不能互相替代。

经NFT技术标识过的数字化作品、艺术品或商品也就被称为数字藏品,其内容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图片、音乐、视频及3D模型等,相较传统艺术形式更为多样。

“万物皆可NFT”

国内数字藏品市场的发展似乎验证了“万物皆可NFT”。

22年1月24日,3D再现鎏金宝顶,天坛建筑群系列数字藏品发售。

2月25日,中国首个中医药古籍IP数字藏品《本草纲目》金陵本签约发布仪式暨22元宇宙数字藏品发展线上研讨会正式举办。

3月,上海交响乐团发行了第一款NFT藏品——一段2分21秒的音频,来自中国最早的交响乐唱片定价199元,限量发行1万份;由国家卫星气象中心(国家空间天气监测预警中心)独家授权,中国天气发布“拥抱星辰大海”中国风云气象卫星系列数字藏品;由嵩山少林寺武术馆与华冠文化、意树数藏联合打造的中国功夫系列数字藏品——功夫守护者正式上线“意树数藏”官网平台,藏品上线10分钟内全部售罄。

4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业文化发展中心发布《关于征集首批工业文化数字藏品的通知》。为落实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和八部门联合印发的《推进工业文化发展实施方案(2125)》,将筹建工业元宇宙服务平台,并拟于22年推出首批工业文化数字藏品。

5月,《人民日报》首个数字藏品之新中国第一个劳动节头版在数藏中国发布。随后五四青年节,中国青年出版总社联合数元META平台,推出首款数字文化藏品《双饮图》。

实体企业也开始纷纷推出自己的数字藏品,通过这种创新方式为传统产品赋能,开启了品牌经济新模式。

在国内,21年双十一中五粮液、自然堂、科颜氏等品牌更是在天猫上架了自己的数字藏品,多数刚一上线就被抢购一空。

22年1月日,伊利联合腾讯幻核推出“冠军闪耀22”数字藏品。22年1月25日,特仑苏联合腾讯至信链推出沙漠绿洲限量数字藏品。

“通过一些最近的数字藏品案例,我们看到了品牌经济的新模式。传统的触达用户的模式是通过投放广告,或者邀请明星、网红、KOL来代言。传统的模式通常存在获客成本高,无法精准触达用户等问题。”陈文思表示,结合数字藏品的营销模式,一方面让数字藏品不再是炒作投机的工具,更可能为品牌建立自己真正的社区,建立与客户联系的桥梁,通过数字藏品将企业的会员变成企业藏家,收藏企业的每一次高光时刻,通过数字藏品,营销模式将走入全新的时代。

以虚促实

国家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政策一向严格,对防范虚拟货币交易风险已推出大量政策进行规范。尽管国家对虚拟货币风险防范有明确规定,但政策层面针对数字藏品本身的监管体系仍不健全。

在目前不完备的监管体系下,国内NFT交易平台、NFT项目创作者与投资者三方都处于谨慎探索阶段。

22年2月,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防范以“元宇宙”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一是编造虚假元宇宙投资项目。有的不法分子翻炒与元宇宙相关的游戏制作、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概念,编造包装名目众多的高科技投资项目,公开虚假宣传高额收益,借机吸收公众资金,具有非法集资、诈骗等违法行为特征。

二是打着元宇宙区块链游戏旗号诈骗。有的不法分子捆绑“元宇宙”概念,宣称“边玩游戏边赚钱”“投资周期短、收益高”,诱骗参与者通过兑换虚拟币、购买游戏装备等方式投资。此类游戏具有较强迷惑性,存在卷款跑路等风险。

三是恶意炒作元宇宙房地产圈钱。有的不法分子利用元宇宙热点概念渲染虚拟房地产价格上涨预期,人为营造抢购假象,引诱进场囤积买卖,须警惕此类投机炒作风险。

四是变相从事元宇宙虚拟币非法谋利。有的不法分子号称所发虚拟币为未来“元宇宙通行货币”,诱导公众购买投资。此类“虚拟货币”往往是不法分子自发的空气币,主要通过操纵价格、设置提现门槛等幕后手段非法获利。

银保监会表示,上述活动打着“元宇宙”旗号,具有较大诱惑力、较强欺骗性,参与者易遭受财产损失。社会公众需要增强风险防范意识和识别能力,谨防上当受骗,如发现涉嫌违法犯罪线索,可向当地有关部门举报。

从近期政策动态来看,监管仍然处于收紧状态。3月,腾讯微信、蚂蚁集团相继收紧数字藏品平台的规则,下架部分数字藏品公众号、小程序。腾讯微信在近期下架了多个数字藏品平台,并关闭了多家数字藏品平台公众号。对于未关停的账号,也发送了补齐资质的要求。

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提出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从严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

这些加强监管的消息、措施是否会按下国内数字藏品行业发展的暂停键?

财通证券研究认为,国内数字藏品未来会做大做强生产力属性,不会发挥金融属性。加强监管有助于数字藏品市场的健康发展,有助于市场的维稳。

对于该问题的判断主要基于两个维度,首先,加强监管对于数字藏品行业并不是一个“负面”的消息,相反,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其次,劣质平台退出与更多产业进行数字藏品布局将同时作用于市场总发行额与平台数量这两项指标,短期内两者对指标的影响将趋于抵消,而从长期来看,更多产业展开数字藏品布局带来的增量将显著高于劣质平台退出带来的减少量。

同时,国内数字藏品的发展与国外相比出现了路径分化。

安信证券研究认为,这种分化主要体现在:

底层技术架构不同。海外的NFT平台大多架构在去中心化的公链之上,而国内的主流NFT平台基本依托于联盟链运营,并非完全去中心化。现阶段国内NFT主要是基于联盟链而发展,是符合国内合规环境下的一个相对较优的实现;

NFT与数字藏品的定位及商业模式差异大。体现在NFT的价值定位、发行方式、定价方式、交易方式等方面。海外较为开放的创作者环境以及完全放开的二级市场,使得NFT产品的供给非常丰富,处于买方市场。而国内数字藏品市场呈现出供不应求的状态;

海外NFT发展路径更具创新性与多元化。海外的公链NFT与国内的联盟链数字藏品的禀赋不同,因此两者的发展路径相异,前者在模式创新上更具活力、发展更加多元化,后者在版权保护、传统文化宣传上正在发挥积极作用。

那么,当国内选择与海外数字藏品差异化较大的道路,国内数字藏品行业的发展是否能复刻海外数字藏品在去年下半年的高速发展阶段?国内数字藏品的发展空间是否会因为数字藏品强调实业赋能属性、弱化金融属性而受限?

财通证券认为,“以虚促实”符合我国对于数字经济与数字技术发展的规划,是符合我国国情的,同时根据目前数字藏品赋能实体产业已有的案例,数字藏品已经表现出在该方向强大的潜力。

安信证券预计,目前国内数字藏品商品属性远大于金融属性,预计二级交易放开仍需要时间,而在过程中监管对数字藏品平台的合规性要求也将持续严格。但长远看,数字藏品营运较为成熟的头部平台有望持续规范性发展。

长期看,区块链与NFT要能够真正地对整体行业起到革新作用,依赖于相关技术的进步、法律合规的跟进:一是技术层面,区块链的技术储备、人才储备仍不充足;二是政策层面,合规监管尚待完善,且政策的细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三是赛道发展多元化层面,赋能实体经济,才有望打开市场空间。

“上一代移动互联网其实解决了信息传递的零延迟和零成本,下一代要解决价值传递的零延迟和零成本。而区块链和NFT是不可或缺的改变生产关系的技术。”陈文思表示,这个行业下一步会有非常大的竞争,一些不规范的平台会被淘汰,要坚持做好自己、守住底线,做更多好的藏品,把用户服务好。

对投资者而言,陈文思建议,降低投资风险,一要看数字藏品的创作方,尽量选择有知名企业背书或者大艺术家、大IP的数字藏品,并且有一定稀缺性的,才更有投资价值。二是要看发行平台,如数字藏品公司注册资本金是500万元还是5万元,是否是有经验的团队打造的,是否有知名机构投资或者大企业背书。三是看平台后面的链,如果平台上的是海外的公链,不但有政策风险,还因为海外去中心化的平台是没有办法追责的,如果上的国内联盟链,是否是知名的联盟链。四是不能用虚拟货币交易。五是高频的二级交易炒作,同质化数量过高也会带来投资风险,所以个人投资一定要谨慎。

(本组稿件仅为观点交流,不构成对任何人在任何方面的投资建议,请谨慎投资)

《经济》杂志 经济网  陈希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