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宋浩 通讯员 吴思娴 柯文铮

杭州国家版本馆,又名“文润阁”,7月23日,举行落成典礼,她坐落于杭州良渚,总面积约10万平方米,是集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展览馆等多场馆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场馆。

同一时间,北京的中国国家版本馆、西安国家版本馆和广州国家版本馆同步举行典礼。

国家版本馆是个什么馆?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版本传承、版本安全事关中华文明传承和发展,中央部署实施的中华版本传世工程,是赓续中华文脉、坚定文化自信、展示大国形象、推动文明对话的重大文化工程。该工程以国家版本馆为主体,构建了“一总三分”版本保藏传承体系,其中一个中央总馆设在北京;三个分馆分别建在杭州、西安、广州,四个馆共同承担中华文化种子基因库和版本资源灾备中心的重任。

杭州国家版本馆筹建组组长吴雪勇表示,从内容建设来讲,杭州有西湖、运河、良渚三大世界文化遗产,是钱塘、是临安,这是一座文化底蕴很深厚的城市。所以内容建设,一是围绕宋韵文化,这是我们的根;第二是江南版本;第三是面向长三角和长江流域。

未来,杭州国家版本馆将通过保护修复、整理出版、展览展示、数字化服务、影音复制和文创开发等方式,加快中华版本资源开发利用,充分发挥版本资源优势,提升中华版本保藏、展示、研究、交流功能。

展藏结合:5万平米的库房,7000平米的展厅

杭州国家版本馆位于杭州,区别于北京、西安、广州,在馆区设计上突出了浙江特色、江南色彩和宋韵元素,由中国美术学院王澍教授的团队负责设计。建筑采用了“宋韵”园林建筑风格,是一座“宋代园林神韵的当代藏书建筑”。

这里保藏哪些版本资源呢?吴雪勇表示,从时间维度上,包括中华文明有文字记载以来产生的古籍和近现代版本资源;地域维度上,包括中国大陆、港澳台地区、亚洲乃至全球中华版本资源;语言文字维度上,包括载有中华文明印记的汉文、少数民族文字、盲文和各种外文版本资源;类型维度上,从正式出版物版本扩展到印刷版本、特殊版本和数字版本,都是杭州国家版本馆要收藏的资源。

按照灾备要求高规格、高标准建设,杭州国家版本馆建有近5万平方米的保藏库房,7000平方米的展厅,均配备恒温恒湿空调系统和智能管理系统,是浙江省防护水平和安保等级最高的场馆。

同时,杭州国家版本馆还有研究、展示和交流的功能,如主书房设有可容纳500人的会议厅,可容纳300人的国际报告厅以及多个可作为中外文明对话和重大接待活动的空间。

通过前期筹备,杭州国家版本馆已征集版本资源近100万册(件),如省建设厅呈缴了从1958年至05年的勘察项目资料2万余件,杭州海关呈缴了反映海关机构发展历史特色的各类文献。

茅盾、钱学森等百余位名人的后人、亲友捐赠了藏书、手稿、绘画作品;杭州胡庆余堂等企业捐赠了一批反映浙江老字号企业发展历程的珍贵版本文献;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陆放捐赠版画作品325件、藏书票152件;黄源之子黄明明捐赠了黄源旧藏的书籍文献与手稿等版本共计2126件;茅盾表侄陈毛英捐赠了茅盾家书55通;浙江大学许庆瑞院士捐赠了个人手稿笔记、著作等版本文献资源若干;杭州老人潘杰捐赠了与钱学森、陈香梅、基辛格等人的手迹、往来信件等等。

此外,还有一大批民间藏家捐赠了个人藏品。

年底,浙江奥特莱斯广场有限公司董事长金亮曾捐赠各语种《共产党宣言》系列版本1000余册,其中最早是1888年出版的英文版,这本《共产党宣言》出版时,68岁的恩格斯作了序言,可谓珍稀版本。

这批文献中部分19世纪出版的,纸张已经有老化腐蚀的趋势,需尽快进行脱酸处理和专业保护。为了尽早保护好这批藏品,金亮第一时间联系了捐赠事宜。金亮表示,这么多版本的《共产党宣言》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和研究好,希望它们在最合适的地方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源远流长:江南版本文化的古与今

宋代开始,江南地区渐渐成为经济重心,杭州作为江南地区的中心之一,“钱塘自古繁华”。杭州国家版本馆展陈负责人余良峰表示,与北京总馆、西北的西安国家版本馆、岭南的广州国家版本馆不同,“杭州国家版本馆会注重江南文化发展历程,这是一条主线。”

江南版本文化源远流长,从以刻符、纹样、器型为主的史前时代,到以金石文字为主的铭刻时代,以简、牍、帛、纸为主的写本时代,以雕版印刷为主的版刻时代,最后到以机械印刷为主的近代版本时代,从青铜、陶瓷等文物,到雕版印刷的古籍刻本,再到粮票、邮票等生活版本,是中国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与中华文脉的标志形态。

雷峰塔经卷诞生在杭州,因藏在雷峰塔的砖内而得名。977年,吴越国王钱弘俶在西湖边建造雷峰塔,并将雕版印刷的《宝箧印陀罗尼经》藏入砖内,黄泥封口。古塔在世纪初倒塌之后,千年经卷重见天日。

这份经卷是印刷术早期的实证。雕版印刷始于唐代,在唐宋之际的吴越国得到空前发展。据史籍记载,吴越国开大规模刻经之先河,曾三次刻印《宝箧印经》各八万四千卷,藏于铜、铁阿育王塔及雷峰塔内,在中国印刷史上影响深远。

南宋世綵堂本《昌黎先生集》,诞生于杭州的善本古籍。

吴越归宋后,杭、越(绍兴)二州成为古籍刻印的中心。到南宋时,又是在杭州,古代刻书出版达到了高峰。今天国家图书馆藏《昌黎先生集》就诞生在南宋的杭州,以其字体隽秀、刀法剔透,版式精美、纸莹墨润,成为古籍中的“神品”。

从古色古香的古籍善本,到世纪人们生活中的粮票、烟盒、邮票、准考证、股票认购证,都有独特的版本文献价值。杭州国家版本馆都将进行保藏、展示和研究。

吴雪勇说,内容建设要传世,要上及五千年,很重要的还要走进新时代,要与时代共同进步。浙江文化建设本身走在全国前列,因为有很丰厚的土壤环境,包括文化建设本身和经济建设、社会建设、政治建设、数字化改革等。这些可能都是我们需要着眼的部分。比如由浙江大学、省文物局编纂出版“中国历代绘画大系”,收录海内外265家文博机构的中国绘画精品佳作,已编纂出版《先秦汉唐画全集》《宋画全集》《元画全集》《明画全集》《清画全集》,是迄今为止全世界同类出版物中藏品收录最全、图像记录最真、印制质量最精、出版规模最大的中国绘画图像文献集成。

尤其是《宋画全集》出版后影响巨大,以南宋画院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等人为代表的南宋画家,又与江南、浙江有万千联系。

杭州国家版本馆旁边的良渚文化遗址公园,实证中华5000年文明史。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良渚古城遗址,位于长江下游环太湖流域的西南部,《良渚文化研究丛书》通过对良渚文明的研究,以全新的角度和合理的诠释,赋予断简残片式的考古资料和信息以全新的生命力。

除了“中国历代绘画大系”、《良渚文化研究丛书》,还有《南宋史研究丛书》《民国浙江史、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研究系列丛书》《浙江文化名人传记丛书》等,杭州国家版本馆收录了众多反应当代学术成就和当代文化的版本资源。

这些资源不仅与浙江紧密相关,同时面向长三角和长江流域,从传世角度、蓝图角度,慢慢组成杭州浙江版本馆的特色。

数字展厅:一件展品,就是一部文化史

除了江南文化,杭州国家版本馆的智慧馆建设也是一大亮点。浙江的数字化改革勇立潮头,在这一背景下,智慧馆建设也展现了浙江特色。

吴雪勇表示,智慧馆建设围绕保藏、展示、研究与交流四大核心功能,立体呈现中华文明成就和新时代浙江风貌。在藏品展示方面,国家版本馆还设立了数字展厅。该展厅将文化、艺术、科技融合,打造数字化的版本互动形式,体现中华版本的内涵。

数字展厅中,目前已有“良渚玉琮王”“越王剑”“雷峰塔经卷”“富春山居图”“永乐大典”“龙井茶商标”“龙泉舟形砚滴”等版本资源的裸眼3D展示,沉浸式多媒体互动的形式极具现代感。

比如龙泉窑舟形砚滴。这是出土于龙泉的一件文物,烧制于元代。砚滴是文房用具,用来给砚台加水,流行于宋代。这一砚滴是舟形,小舟上有三个人,其中一男一女坐在船舱里闲谈,第三位是艄公,在船侧,试图攀上舱顶取斗笠。船上木桨、笠帽、栏杆等清晰精致。而这些内容,全都浓缩在长162厘米、宽65厘米、高91厘米的“小船”上。

进入数字展厅,首先看到动画,画面上元代的瓯江两岸,瓷窑林立,烟火相望,江上运瓷船只往来如梭。通过海运和大运河,龙泉瓷运往遥远的京城和海外。与此同时,音响里传来解说词,介绍了龙泉地区独特的水土和技艺造就了独特的龙泉瓷器,匠人们从瓯江上的船只获得灵感,制成了这件砚滴。

随着解说,动画中,江上其中一条船逐渐放大,充满屏幕。真实的船只化成了土坯——成为了匠人们灵感的来源。随后展示制坯、施釉、烧制等过程,经过烧制,青莹细腻的胎质出现了。主屏展示烧制过程的同时,侧屏画面变化,呈现器物的长、宽、高以及船上雕琢的人物等内容。

主屏画面转到文人书房内,书桌、笔墨纸砚、书橱、字画、瓷器、金石文玩、香炉、盆栽……镜头拉到桌上,砚滴抬起、慢慢倾斜,水滴入砚台,经过研磨,墨香四溢。此时侧屏则展示砚滴的内部构造,水是如何储存、流动、控制水流速度的。

舟形砚滴旋转着,多角度展示自身的细节,又渐渐远去,化成一艘小船,回到江面。视角转到第一视角,观众似乎站到了船头,跟随陆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走向世界。此时,侧屏也展现出亚非欧各国的路线图。解说的最后,也配合画面,总结了宋元明时期龙泉青瓷在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出现,印证了陶瓷背后的中华文明传播史。

主屏、侧屏甚至地屏的同步介绍,加上灯光、音效、交互以及解说的配合,2分15秒的介绍让观众对龙泉窑舟形砚滴这件藏品的前世今生、文化背景了解透了,带给观众沉浸式体验。

余良峰表示,在展陈方面,杭州国家版本馆以人民为中心,努力增强展览的学术普及度,要让普通观众都喜欢看、看得懂,各个展览将寻找观众喜闻乐见的切入点,让大家产生豁然开朗的感觉,潜移默化地受到启迪。

同时,杭州国家版本馆也将利用信息化手段增强展览的影响力,把展览深入到民众中间去,实现传统人文的数字化、当代数字人文化,讲好中华版本的故事。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