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3日上午,分别在北京、广州、杭州、西安四地,四座国家版本馆同时揭牌。像这样同步举行落成典礼的“梦幻联动”是很少有的。

此外,有心人或许已经发现,国家版本馆的身影,其实早已在很多文件中频频现身。

比如,中华版本传世工程,已经被列入国家“十四五”规划;而浙江省党代会报告中也提到,“建成杭州国家版本馆、之江文化中心等新时代文化地标”。

可见,说这项工程具有“极端重要性”,或者说是“大事中的大事”,完全撑得起来。

什么是国家版本馆?

为了更好地传承中华文明,国家自去年开始启动版本馆建设项目。

这一工程将古今中外载有中华文明印记的各类版本资源纳入收藏范围,是集展览馆、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等多种功能形态于一体的综合性场馆。而浙江省党代会报告中也提到,“建成杭州国家版本馆、之江文化中心等新时代文化地标”。

要理解版本馆,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版本。

版本,最初指同一书籍的不同印本,后来又指同一类事物在不同介质上的体现形态。所以,古今中外一切载有中华文明印记的各类资源,都可以称为版本。比如,古籍、青铜器、图书、报刊、钱币、粮票、手稿等,你能想到的此类,大抵都算是版本。

简而言之,版本就是记录历史、见证文明的“金种子”。

而版本馆,是国家站在文化安全和文化复兴战略高度上谋划的用以存放保管文明“金种子”的“库房”,也称中华文明种子基因库。

可以说,在功能上,版本馆“管”得宽得多。它集合了图书馆、博物馆等场馆的多数功能,包括保藏、展示、研究、交流等。这些日后大家都将有所感知。

从国家版本馆的总分馆体系上看,这又是一项十足的“系统工程”。

在介绍各分馆时,有句话很醒目,“作为中央总馆的异地灾备馆,是版本资源灾备中心”。这也意味着,四地四馆,都承担版本保藏的重任。

注意,不管是总馆还是分馆,都是国家馆、国家级工程。

为何要这样设置?道理很简单,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为文明“投资”,也需要战略眼光,由此可以看出,党中央高度重视文化事业的传承、弘扬和发展。

王澍团队主创设计:一派温润如玉的现代“宋韵”风格

依托“一总三分”的体系,国家版本馆的四个馆,既在一盘大棋之中,又各自凸显特色。

建设国家版本馆,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决策的重大国家项目,浙江省委、省高度重视。它的定位很高:浙江新时代文化地标。

即将于7月底向公众开放的杭州馆,从规划选址到落成仅不到三年,又名“文润阁”,建筑设计围绕“宋代园林神韵的当代藏书建筑”展开,总建筑面积1031万平方米,包括13个单体建筑,“以藏为主、藏展结合”,是中央总馆异地灾备库、江南特色版本库,及华东地区版本资源集聚中心。

杭州国家版本馆采用“宋韵”园林建筑风格,设计围绕“宋代园林神韵的当代藏书建筑”展开,因地制宜,随山就势,突出江南色彩、宋韵元素、浙江特色,利用场地原处矿坑,引入良渚港水系,贯通北池、中池和南池,形成南园北馆的格局,建筑本身就是一种关于文化传承的写照。

场馆系列建筑沿中轴线,由南向北层叠展开:依次为南门、南书房、主书房、主馆二区、主馆三区、主馆四区、四区西侧为主馆五区,东侧为山体库房。场馆之中点缀着南阁、绕山廊、长桥、文润阁、北阁等建筑,山环水绕,曲径通幽,可作为研究、交流的重要场所。

各单体建筑之间通过具备展览功能的宽大展廊相连接,构成互通便利的建筑群体。建筑的内与外由檐廊转换,漫步其中体验步移景异的园林空间变幻。建筑南北两侧的龙泉青瓷屏扇,借用宋人绘画中的画屏意念,形成大气灵动的现代宋韵。

这个场馆是由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普利兹克建筑奖首位中国籍得主,王澍教授率领其团队主创设计的。

“接到这个任务我很兴奋,但感觉压力很大。”王澍告诉记者,“当时给我们提了一个要求,要以宋代的园林作为背景来进行设计。”他说,初一听觉得在杭州做一个宋代风格的现代藏书楼其实是顺理成章的,但细想一下这件事情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宋代园林没有任何实物留存下来,甚至在宋代的山水绘画上,连一个稍微放大一点的园林图景都看不到,只有一些非常碎片化的信息留存下来。”王澍说,最终几番思忖良久,定了基本理念——现代宋韵。

杭州国家版本馆建筑既有现代建筑常用的混凝土和钢结构,又采用了传统建筑常用的木结构和夯土墙;既有青铜覆面的双曲面屋顶,又有混凝土预制屋面板;既有东方韵味的竹纹清水混凝土,又有西方建构传统的木纹清水混凝土;建构的方式也根据材料的不同而呈现多样化。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馆内大量的青瓷门扇的使用,通过程序可以控制其配合使用场景以任意角度开合,这也是国内首次应用。王澍说,这是他从宋画中找到的灵感。

“宋人在户外文人聚会时,身后会摆一个U形的山水画屏风,大家坐在屏风前喝茶对诗,特别有仪式感。”王澍说,在南宋著名画家马远的《华灯侍宴图》中,他看到里面一扇扇小方格的屏风,就把它用青瓷的形式搬到了杭州国家版本馆里。

数字展厅里的裸眼3D 展现“数字智慧”

智慧馆建设是杭州国家版本馆的一大亮点,走入专门的数字展厅可以看到“顶天立地”的LED屏幕,通过专门的设计,形成了“裸眼3D”的效果。

数字展厅是利用数字化、高科技化,将文化艺术与科技相融合,打造以版本互动的形式体现中华版本文化的内涵。除了古籍,还涉及到商标、青铜器、瓷器,包括生活中的很多的版本,通过各种的互动和高科技,把观众能够带入到沉浸式的体验里面去。

屏幕上循环播放版本馆内数字化的各项内容,其中既有《共产党宣言》这样的重要历史文献,也有越王州句剑这样的具有重要文化价值的文物,还有龙井茶这样的浙江著名地理标志……

版本馆的重要内容也将通过数字化的呈现,利用数字孪生的理念完成版本馆从物理世界到数字世界的映射,以高清、多维、可听可看可感的多种形式让参观者能够真切感受版本资源的珍贵性,也通过文化数字化实现了藏品的公众共享,体现了塑造藏品与公众顺畅的交互体验,使保藏有精度、藏品有温度、服务有态度。

杭州国家版本馆在智慧馆建设方面,围绕版本馆保藏、展示、研究、交流四大功能,以数字化改革的理念指导数字化建设,建成了杭州国家版本馆的智慧馆应用场景。

智慧馆的应用场景实现了“藏品一件事”“服务一件事”“交流一件事”“运行一件事”,未来面向大众开放后,将提供线上线下全方位服务,包括线上的3D云漫游、路线规划、展览介绍、预约参观和志愿者服务,线下的一码入馆、随身讲解、内部导览、AR实景导航等一系列服务。

弥足珍贵的,绝不仅仅只是建筑

不要小看这些保藏、展示、研究的活,这个活非常重要。

清朝的乾隆皇帝主编了四库全书,就让几千人分抄了七部,分藏于全国七处,其中之一就是杭州的文澜阁。这样算是把一个历史阶段的文化锁定保存了。

但是历史上很多朝代,锁定版本书籍后,其余未编入的无论好坏都会被销毁。比如真正完整的易经版本就不存在了。清朝当时算异族入侵,除了清朝皇帝认可的,其他唐宋明朝的无数书籍都被销毁了,所以才有上文所说的,宋朝园林实景没有实物保存下来。

记载下来的历史不全是真相,很多取决于编史者。把文化印记完整地保存下去,才会是未来的真相。所以国家版本馆作为承载文明种子的宝库,版本馆肩负着多重重任。

不管是从历史深处走来的古代藏书楼,又或者是如今聚焦国家所需、群众所盼的国家版本馆,弥足珍贵的,绝不仅仅只是建筑。

一砖一瓦、一棱一角的背后,更是中国人珍视版本、珍视文明的品格,是文润浙江、文润中国的底色。

我们民族伟大复兴,物质富有是躯干,精神富足是灵魂。文脉绵延,方能烛照前路。

本文图文信息来源: 浙江宣传、浙江日报、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