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数字藏品当前在国内仍显“微妙”,但具有“官方”背景的各类发行主体参与步伐却在逐步加快。

去年至今,一系列“官方”数字藏品相继出现。21年12月,由中体数科携手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打造的4款“冰娃”“雪娃”3D运动形象数字藏品开售秒罄;新华社首套“新闻数字藏品”与人民网“人民数字虎贴”、 解放日报虎年纪念版数字藏品、成都大运会数字藏品等随后而至。

国内银行也加入这一阵营,目前招商银行、工商银行、邮储银行山东省分行、西安银行等均已发售自家NFT商品,造型各异,形式不一。

在二级市场仍待明确的情况下,“暂不可流通”是国内“官方”数字藏品的特性之一。目前,仍限定在收藏领域,但被寄予厚望。

记者询问的多位数字藏品平台及相关人士均表示,正在密切关注市场发展的动向,也正在调整此前或有些过快的发展步伐,同时希望具有官方背景发行方的加入能推使行业良好向上。

合规的趋势或已显现,主动或被动地,数字藏品平台正逐步走向规范之路。北京时间6月30日,在中国文化产业协会牵头下,蚂蚁、腾讯、 、京东等国内数字藏品头部平台联合发起反对炒作、提高准入标准等自律倡议。这是迄今为止,目前行业覆盖方最广的自律公约。

乘着元宇宙的东风,今年大热的“数字藏品”成为博物馆和年轻人的“新宠”。

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国际博物馆日”,国内外十家博物馆、图书馆在天猫推出款数字藏品,总量达25万件;同一天,广东多家博物馆陆续在不同平台上线21款数字藏品,合计发行量超6万份。

在博物馆传统文化IP加持下,这些数字藏品如此抢手:四川博物院的东汉陶狗、河北省博物院的长信宫灯、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秦陵彩绘铜车马……几乎每一款都是“爆款”,一经发售便售罄。

“数字文创是当下市场认可度较高的一种博物馆文创产品,让馆藏文物突破藏品时间、空间、展示形式的局限,拉近了传统文化和社会公众之间距离。”今年年初,率先尝试探索“数字文创”后,光子艺术平台负责人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话专访时表示。

从“文创雪糕”到“考古盲盒”,再到“数字藏品”,博物馆积极主动拥抱互联网。如今,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藏品正成为中国数字文创新形态之一,文博数字化加速进入内容时代。

“没想到以往只能在博物馆里看到老物件,现在也可以成为自己的新‘收藏’啦”。今年“国际博物馆日”,面对十大博物馆推出文物数字藏品,不少文物爱好者感叹。

作为数字经济与元宇宙发展的产物,数字藏品是具有收藏价值和现实资产属性的数字资产。疫情影响下,当走进博物馆大门成为“奢望”时,各大博物院已然掀起了数字藏品热潮。

通过光子艺术平台文创,将文物元素“数字化”,二次转化设计后形成新的数字文创,售价均在几十元不等,现已开售的数字文创基本显示售罄。其受到不少消费者喜欢的原因在于:只需要十几元,就能够收藏一个属于自己的、拥有独一无二序号标注的数字文创。

“数字文创能够很好地满足博物馆文创产品价格的普惠性和收藏的稀缺性。”光子数藏表示,相比实体文创,数字文创拥有很好的社交性,能满足当下消费者的社交需求,从而实现传统文化以公众喜爱的方式的传播和弘扬。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数字藏品的火爆离不开元宇宙的大热,而在这背后,是传统文化正在借助数字技术“破圈”。

当下,随着年轻人正成为传播传统文化的主力军,受年轻人追捧的数字藏品,既能让消费者在收藏中近距离触达传统文化,又能创造出新的商业化增量,进一步激发了文创市场创新活力。

“我们最早关注到数字藏品是在21年6月,当时支付宝和敦煌美术研究院发行的两款皮肤几秒内售罄,我们就意识到数字文创是一种市场认可度比较高的新型文化业态。”光子业内人士回忆。

光子数藏指出,数字藏品近几个月的发展持续升温,虽对我国数字经济、文创产业的发展都有一定潜在价值,但也存在非法金融活动的风险隐患。因此数藏存在定性问题,是否去金融化是数藏市场能否开放二级交易的关键。

光子平台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目前行业处在快速发展阶段的时期,有官方背景的机构进入肯定是一个有利的推动,而与此同时,行业内的企业更应该严格遵守法律法规,树立行业内的规范。“目前国内的数字藏品有别海外的NFT,它剔除了金融属性,并建立在联盟链的基础上,更便于监管。”未来NFT在中国的发展路径或许更加倾向于一种无币化的探索,强调NFT作为数字资产的凭证属性,更加侧重版权保护的问题,需要的是健康合规与产业的正视,也需要各方积极拥抱监管的态度与监管层更宽大胸怀的共建。

对于国内数字藏品二级市场的生态与现状,其强调,二级市场的本质是增加数字藏品的流转价值,同时要规避金融属性,杜绝炒作、外挂等违规行为。“我们一直严格监管平台上的违规行为,一直在利用技术手段和平台规则对抗恶意锁单、扰乱市场的投机分子。”

在光子艺术平台看来,对二级市场来说,在未建立完善的市场规则前,平台应该积极探索价值体系的搭建,为数字藏品注入更多维度的价值标准。

上述负责人指出,一方面是法规政策的完善,避免一刀切的作法。另一方面,企业需要给出符合市场运作规律的有价值的商业模式,希望未来能够看到二级市场的交易可以在国家政策的监督下,健康有序地发展。

无论外力来自何方,数字藏品交易市场开始了行业自律。6月30日,在中国文化产业协会牵头下,近30家机构联合在京发起《数字藏品行业自律发展倡议》,反对二次交易和炒作、提高准入标准成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共识。参与各方涵盖文旅产业专业机构和协会、文化央企、IP机构以及蚂蚁、腾讯、 、京东等互联网科技公司,是目前行业覆盖方最广的自律公约。

编辑:徐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