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数字藏品交易热度不减,交易平台也不断涌现。近期,还有人做起了数字藏品交易平台APP研发生意,最低3万元可买一个“壳”,按照需求修改页面和名称,最快一周即可上线提供交易。数字藏品制作发行也能一并“打包”计价,甚至还能帮忙对接支付机构和上链。

当数字藏品演变为“快销”式行为,就会衍生出一系列问题。从交易场景来说,很显然,私人是不能建立交易所的。如果利用交易所代码来套壳,那么就是私自、非法建立交易场所、交易工具,这本身就是违法行为。对于投资人来说,这些非法交易所必然是用来割韭菜的,要小心资产流失风险,交易所的所有者需要承担法律违规风险。

从逻辑上来说,交易双方的某一方来建立交易所本就是一个游戏者又是监管者的悖论,这势必会带来市场交易机制的畸形,导致交易的一方利益受损。而交易的过程同样存在问题,之前有媒体报道过河北廊坊一消费者抢购数字藏品后资产被锁定,结果错过热度,最终资产损失近一半。如果交易规则都由交易所任意决定、随意复制,那么数字藏品最终只会演变成空有壳子的一锤子买卖。

实际上,数字藏品之所以能够快速发展,其背后是有实际价值支撑的。笔者认为,数字藏品的价值有三个组成部分:稀缺铸就的金融价值、艺术创作赋予的艺术价值和品牌相关的IP价值。

艺术创作赋予的艺术价值才是数字藏品最重要的价值逻辑。数字藏品的根本终究还是藏品,就比如UTONMOS推出的国宝系列,每一款上市均被抢购一空,藏品背后的历史、文化所赋予的具有人文气息的稀缺价值才是真正支撑藏品价格的关键。从经济学角度来说,影响人们购买行为的是效用,而对于藏品的需求类似奢侈品,因为其独特性和产品特色的积淀才会提高人们的预期价格以获得自身的满足感,而如果没有这些价值为依托,数字藏品是不会有市场需求的。

与品牌相关的IP价值往往和独特性相关,正是因为品牌IP的吸引以及限量等可以展现个人身份标识的方式,才能够吸引许多消费者。这种价值的前提就是排他性和竞争性,只有这个品牌IP确实有一定的吸引力,有带货能力,才能让人们愿意为这个排他性和竞争性买单,否则即便建立了严格的禁止复制规则,也仍然无法调动消费者的积极性。因此,打造一个真正具有持续吸引力,有明确客户群体标识的IP也是数字藏品进一步持续发展的重要方向。

而在金融价值方面,要减少对数字藏品金融价值的炒作,让其回归藏品的本质,而不是一个投机的工具。目前的发展很容易让数字藏品变成和那些没有任何价值逻辑的虚拟货币一样的投机品,再加上目前市场机制还不够健全,交易所没有得到监管,一系列的交易乱象只会损耗消费者的信心,最终在逆向选择原理下市场萎缩直到退出历史舞台。

因此,数字藏品有必要减少金融属性。具体而言,一方面,建立数字藏品交易的合法渠道,并对二级市场交易进行跟踪监管,区块链完全可以监控数字藏品的流向,通过合理的市场规制让数字藏品交易摆在台面上,缩小投机的空间,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要强调数字藏品的原创性,可以将数字藏品结合知识产权认证,用实际的产品价值以及其衍生出的稀缺性来支撑数字藏品的价格,用底蕴吸引消费者,促进文化市场和商品市场的良性互动。

综上,数字藏品本质上并不是洪水猛兽,区块链等技术的兴起让具有文化价值的藏品能够走入寻常百姓家,但是我们需要对其进行一定的规范,强化独创性、稀缺性和文化价值,通过建立合法渠道、匹配产权认证等方式减少金融属性,让其回归藏品本质。

(国际金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