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1年2月开始,国外NFT开始爆炸式增长,每周交易量超过0万美元,截至到5月,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大型NFT项目的总市值增长高达00%,热度甚至超过DeFi。直至当下数值正以一个超乎想象的速度权利攀升,尽管不是每个人都能完整的搞清数字藏品的业务逻辑,但都表示,闻到了金钱的味道。

确实,自从上一代互联网新贵变大佬,大佬开始退休,造富的接力棒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业务来承接。区块链曾经看起来像名正言顺的太子,但不做项目只搞钱的现实,让它在登基前死在合规上。

数字藏品本来不叫这个名字,它应该叫做NFT。Non 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本质上,NFT和区块链上那些加密货币区别不大。唯一不同的是,NFT会指向一个虚拟物品,比如图片,视频,音乐。

就是这点区别,让国内早已布局的互联网大厂看到了希望。

无论是图片,视频,还是音乐,都可以和艺术挂钩。虽然艺术品也是经常靠炒作来确定价值,但怎么看,都比直接炒钱含蓄多了。去掉金融属性,不得转售的NFT,在21年,有了“数字藏品”的新名字。

但,NFT,或者数字藏品,真的有价值吗?

人类的确有收藏癖,有人收藏名画,有人收藏古玩,有人收藏火柴盒。收藏,这种人类奇怪的行为,会让物品脱离它的实用价值,而产生情感价值。

情感,感情,加上产生它们的故事,对真爱的人,是估值,对不爱的人,是增值预期。既然情绪不能量化,那么估值和预期也可以高到天际,或者低如深海。

那只全世界炒翻天的无聊猿,只是一张图片。它的价格从0美金到30000美金,图的啥?

和卢浮宫的蒙娜丽莎不同。我不用购买,也可以下载这张图片的高清版。但我把它放在这里的效果,和蒙娜丽莎名画的临摹性质差不多。不值钱!

它只在特定的人群中才有价值。听上去很可笑,但和我拿着伦布朗的画找地方出售是一个道理。

数字藏品走了另外一条路,从不可复制到限量复制。

比较知名的事件是数字藏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以6934万美元的价值在佳士得拍卖。这幅作品由数字艺术家Beeple从07年开始每天作图一张,最终把5000张图片拼接成一个316 MB的JPG文件,并将其制作为NFT。

在国内,NFT作为一种数字资产,以其崭新的、独特的价值承载方式,为数字经济的发展打开了想象空间。

国内企业在NFT的入水尝试也表明其价值正逐渐被认可。如支付宝推出的8000件敦煌飞天支付宝付款码皮肤NFT在基于蚂蚁金服的二手电商平台“闲鱼”上架,最高时的售价高达70万元件(约1077万美元),甚至最高被炒到了150万元。

人类有收藏癖不假,但只能在手机或者电脑上看的数字藏品,能满足收藏癖吗?

“真实拥有”的合理解释,应该是拥有者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感知到它的存在,包括触觉,听觉,味觉,嗅觉。视觉很重要,但不能是唯一。

数字藏品最尴尬的,不是如何建立稀缺性,而是如何让拥有它的人感知到它的存在。

尽管如此,在官方规则没有厘清之前。现在的数字藏品市场,鱼龙混杂,但凡有点背书的IP,都会像滴水入沙一般,迅速卖光。很多藏品的售卖情况,可以套一句币圈曾经的流行语:韭菜太多了,骗子都不够用了。

当下无疑是数字藏品的红利期。嗷嗷待哺的买家举着毛票,美其名曰收藏,实际是投资。到底投资的是价值,还是泡沫,不知道。

除了那些已经上头的买家,每个自诩清醒的人都会问,这玩意儿有什么用?

确实有人在搞不清楚到底有什么用的时候,开发了基于人类,严格地说,基于男性本能的衍生品。但那只是众多色诱男人骗局中的一个。

花钱买藏品的用户,9999%是在购买升值预期。

尽管银保监会三令五申,不得以升值作为数字藏品销售的广告词。但人们依然暗中相信,凡不让干的,必有利益。

也许在人类的基因中,上帝已经埋藏了击鼓传花的游戏基因。博傻心理对参与抢购的人来说,是在赌自己比别人聪明。

肉眼可见的事实告诉我们,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是普遍认知。所以,绝大部分人并不需要时刻提醒自己比别人聪明。知道自己不比别人聪明的,才是真正的聪明人。但即使是这类聪明人,也会掉进“虽然我不一定聪明,但是我比你快”的坑里,将游戏继续玩下去。

总结一下,NFT技术本身具备唯一性、可溯源、分布式存储、不可篡改、公开透明的性质,上面这段绕来绕去的话,简单说就是人总得炒点什么,不然不炒点什么,难受。。。。

没有二级市场,国内的数字藏品,均价30块,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从来没有这么多人为一张文物或者连文物都不算的图片付费。当年他们在上日本老师私教课的时候,都没想过掏钱。

NFT在快速发展过程中也与越来越多的领域发生交融。在教育领域,越来越多高校将NFT应用于校园和课堂中,如将毕业证书制作成NFT,在收藏的同时,可以永久存放,且独一无二。此外,游戏、艺术品、域名、保险、收藏品、虚拟资产、现实资产、身份等领域均有NFT涉及。

从长远而言,NFT作为现实资产映射虚拟资产的媒介容器,在数字经济的浪潮中将持续引爆数字化资产与数字化营销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