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 卢梦雪 冉学东 北京报道

国内数字藏品平台首次尝试发行可跨链数字藏品。

超级链旗下数字藏品平台“星际口袋”近日上线首个可跨链数字藏品“XuperChain跨链探索纪念章”,数量仅1份,上线不到1秒即售罄。

跨链技术由来已久,但受到业务层、应用层、商业逻辑等层面的限制,国内的数字藏品平台此前并未开放跨链。8月30日, 区块链总经理肖伟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藏品跨链在国内是首创,此次发行更多是探索和象征。数藏中国CEO王鹏飞则指出,国内数藏平台之间跨链涉及层面较多,执行层面需付出较大努力,后续发展上,大规模的跨链技术应用尚不成熟,仍需待基础设施、监管等方面的完善。

首个可跨链数字藏品

8月30日1000,国内首个可跨链数字藏品“XuperChain跨链探索纪念章”在“星际口袋”上线。

据了解,星际口袋( 超级链钱包)是 推出的数字藏品平台,XuperChain跨链纪念章活动共发行2款藏品,“XuperChain跨链探索纪念章”(下称“探索纪念章”)仅1份,为可跨链藏品;“XuperChain跨链探索纪念图”限量1万份免费领,暂不可跨链。

“基于跨链的概念,从技术上我们开发出了新的功能,即可将 超级链发行的藏品在遵循法律法规前提下跨到世界各地已有的区块链上,藏品购买者可以自行选择跨链或不跨链。”探索纪念章介绍界面如此描述。

8月30日上午10点零5分,记者在星际口袋注意到,探索纪念章已“售罄”。

“1秒不到被抢完了。”肖伟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道,“藏品跨链在国内是首创,此次发行更多是探索和象征,我们希望用户能够从1份这个数量中感知跨链的珍贵。”

“跨链”顾名思义是为了实现不同的区块链平台之间的资产流转、信息互通、应用协同的一种解决方案。从技术层面上来讲,实现跨链并不是一项新技术。不同数字资产之间的交易和兑换,一直都是跨链技术重要应用场景。在数字藏品之前, 超级链也已经实现了XuperChain和Fabric、以太坊等链的跨链。

但此前国内数字藏品平台一直未开放跨链,许多平台对二级市场交易、转赠都有严格限制。以蚂蚁的鲸探为例,其规定任何数字藏品均不得进行转售、炒作、场外交易等,仅支持无偿转赠,并且首次转赠需要购买满180天之后,二次转赠需要满2年。

王鹏飞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数字藏品支持跨链在执行层面较为复杂,不仅仅涉及技术层面,同时涉及到版权、数字藏品的管理、用户的管理等多方面的问题。

此言不虚。肖伟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道,发行此次可跨链数字藏品,在技术打通的基础上,数藏平台之间一方面需要解决藏品的版权问题,做好授权,另一方面双方也要达成足够的业务许可,对藏品进行管理,“此外,用户层面也需要一定许可,这样平台之间才可以不担心用户的流失。”

大规模跨链尚存难题

“数字藏品是区块链技术发展的最新场景,这个新场景应该支持跨链。”肖伟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跨链有助于打破价值孤岛,让数字藏品作为一种可以在各个生态流转使用的商品,有更加丰富多元的应用场景,更多的玩法,“我们认为,能够跨链的数字藏品要具备很好的使用场景,拥有商品属性和公共属性,能够被更多人接受、用到。”

诚然,由于数字藏品平台的区块链底层技术架构不同,链与链之间的不互通限制了数字藏品的跨场景使用和跨生态流转,藏品跨链应用和价值流通成为制约数字藏品行业进一步发展的问题。

8月24日,上海市数字交易所发布了《上海数据交易所数字资产板块管理规范(试行)》,涵盖了数字资产板块数字资产登记、数字资产公告、参与方权利与义务等规则,促进数字资产板块合规有序地运营。

王鹏飞认为,未来交易和使用两个场景或许为跨链技术在国内数藏领域的两个应用方向。

“在交易场景,可以通过文化产权交易所或者数字资产交易所这样的中间机构作为交易平台来做。比如用户在平台购买的数字藏品通过跨链的方式流转到交易平台,交易完成后,再回到发行平台进行一些操作和赋能。”王鹏飞介绍道。

而使用场景则主要指元宇宙场景,王鹏飞表示,通过跨链技术可以实现藏品在元宇宙场景的打通和使用,解决藏品在使用时如何确权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规模跨链应用的前景方面,王鹏飞向《华夏时报》记者坦言,数字藏品的背后涉及铸造、发售、管理等多个层面,如果仅在一个平台内部进行管理相对简单,而如果接入其他平台,则涉及版权和信任等问题,“目前支持数字藏品全部链上运转的基础设施还不太具备,监管方面也不太完善,如果在此过程中平台业务管理能力跟不上,也有可能导致其他一些问题。”

而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刘扬也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当下来看,目前数字藏品跨链在需求端的表现尚不明显。

“一方面,以鲸探等大厂为例,其数字藏品基于自己的联盟链发行,而联盟链是以企业自身公信力为共识基础的,其特性决定了其基本不存在跨链的需求;另一方面,国内一些以公链为载体的数字藏品,基于其规模和体量,跨链需求也较小;最后,以海外知名的NFT Crypto Punk为例,其发行在以太坊链上,以太坊作为共识最强的公链,项目方跨链的需求似乎也不强。”刘扬指出。

而国内更多数藏平台也已逐步开始探索跨链技术的应用。王鹏飞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通过数藏中国数字藏品的联盟链跨向元宇宙的联盟链,也将在9月中旬左右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