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注意了这个玩家,在淘宝花0元买图,上链摇身一变披上NFT外衣转手就卖了30万。

“国内数藏市场的泡沫破了。”

21年6月,伴随着蚂蚁旗下的鲸探推出与敦煌美术研究所联合发布的数字藏品,随后引爆市场,NFT在中国的腾飞之路由此开始,腾讯、字节、京东、小红书……各个大厂都抢着跳入NFT市场。

整体来看,各大厂的NFT相对保守,贴合“数字收藏品”监管要求,以收藏或者品牌宣传等目的为主,并且极力限制流转,比如鲸探需要持有半年之后才可以进行转赠,幻核、京东灵稀并未开启转赠。

但在大厂之外,还有不少“淘金客”,通过微信公众号、微信小程序等各种渠道运营着不甚合规的小平台,以求在NFT市场分一杯羹。

作为观望者,程方22年2月才进入数藏市场。但整体而言,NFT市场的门槛并不高,程方“先是花万元左右做了一款数字藏品发行微信小程序”,同时由于拿不到知名IP,“便在淘宝店铺花0元买了一张图”。

最后却获得了出乎意料的收益。通过“创世NFT”的方式发行和炒作,程方第一期数字藏品最终底价抬高了近10倍,总计卖出了30万元。

但“疯狂”了一年,NFT市场的泡沫似乎正在被戳破。

首先体现在数字藏品的销量和价格上。“今年7月,一向秒空的幻核发布的藏品历经2天都没卖完,最后直接停售。”NFT玩家九方无奈地告诉燃财经。

“被炒到超2万元的iBox某款藏品当前价格已回落到1000元,不少玩家被困在了二级交易市场。”国内首家数字藏品流通平台Hotb热吧负责人panda也表示。

其次监管也在趋严。继3月封闭一批数藏平台后,6月日《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新增条款,提供数藏二级交易的账号被限期整改甚至封号。此外4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还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推出6条行为规范,直指炒作乱象。

此次腾讯裁撤“幻核”业务,更是被视为NFT市场“退潮”的信号。不过对于此消息,燃财经曾向腾讯方面进行了解,截至发稿未获得正面回应。

panda认为,此前幻核在腾讯新闻APP内留有入口,这次传出业务裁撤很有可能是受到监管压力,加上当前行情遇冷,再次进行产品打磨。有接近腾讯的人士也对燃财经表示,“这个(裁撤‘幻核’一事)比较敏感。”

目前,程方仍活跃在NFT市场,但境况已经大不如前,“现在各个平台收入缩水达到90%以上,专注炒作的小平台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程方心中虽有泡沫破灭的担忧,却还是打算且行且看。

0元淘宝买图,上链卖30万元

NFT市场的上空始终飘扬着暴富神话。“22年34月份,国内各平台藏品基本上线秒没,平台月收益在501000万元不等。”panda告诉燃财经。

在iBox上,“想你的液”藏品发行价只有299元,但一个星期内涨到了近000元,成交价高达39000元。而鲸探早期推出的敦煌飞天系列数字藏品,现在已经被叫卖到15万元以上……

图iBox想你的液数字藏品(左) iBox想你的液数字藏品出售记录(右)

来源panda提供

涌入NFT市场的买家,心中也只有一个问题,“我买入这个NFT,会涨到多少?”

只关心最终的收益,其他一概不论,最终自然乱象丛生。“NFT的发行一般涉及到,你从哪里拿图,是IP合作还是艺术家手里购买,抑或是其他渠道买图;此外还有铸造费用和上链费用;另外就是团队运营之类的费用了。”程方介绍。

而一般大的IP都在鲸探、幻核等大平台手里。比如鲸探一炮打响的敦煌飞天,就是与敦煌美术研究所合作。所以拿不到IP的平台,就要想其他办法,比如程方,就是花钱从淘宝买的图。另一“淘金者”BoBo则选择与美术专业的学生合作,买断单幅作品只需0300元,放在平台上标价可达到499元。

“不少玩家看重的是藏品后期增值的可能性,只要藏品交易能带来利益,没有艺术性也无关紧要了。”程方直言。

找到图之后便是铸造和上链。这本是NFT最具价值的部分,因为“数字藏品和照片的区别是,用区块链技术打上记号,证明其唯一性,类似游戏皮肤,你买了就是打上唯一编号,但很多小平台,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程方介绍。

程方直言,“小平台的NFT一般都只是链上铸造并不支持链上流转,所有转赠形式都是发行平台内部流转。所以一般会选择私有链,或者海外公链。这两种铸造及上链的费用都比较低,如bsn的铸造费用可以低至一毛钱个,gas最低可以几分钱个。”

而且“有点良心的小平台还会真的上链,一些没良心的平台根本就不上链,直接当电子商务卖图片,最后社群直接变维权群。”程方表示。近期,比如TT数藏在内的跑路平台也不少。

而与“黑作坊”一般的制作环境相比,NFT的发行、炒作却热热闹闹。程方在22年进入NFT市场,发行第一期NFT时,就采取了“创世NFT”的方式炒作发行。

“创世NFT”,即平台首发的NFT,往往升值空间较大。在程方之前,另一数字藏品平台iBox便以通过“首发”、“创世NFT”方式暴涨几十倍。NFT玩家也乐于参与抢购“创世NFT”、“首发NFT”,到处狂买,只为赌中下一个iBox。

于是程方一在公众号宣布创世NFT即将发布,很快就吸引了各方玩家关注。

但这也只是吸引玩家关注的第一步。接下来,程方将单个藏品价格定为299元,并放出平台后期将上线二级交易市场的消息,“然后我就做了空投活动,其实就是拉新,先把一部分藏品拿出来抽奖,先入场的用户拉到新用户就能获得抽奖机会。”

借此,程方通过空投活动建立起6、7个爆满的微信群,涌入的第一批玩家藏品价格增幅达到300%。

接下来便是最重要的炒作环节。“这时候只要不断炒作,抬高藏品底价,就会有玩家不断追入。”程方告诉燃财经,他联合了不少机构释放平台的财富效应,“玩家看到价格不断在涨,就会忍不住买入。”

最后,程方成功将藏品价格抬高了近10倍,实现了近30万元的收入。

BoBo则稍早于程方,于21年底搭建起了NFT交易平台。不过炒作仍是BoBo运营平台的重点,“在玩家社群里不断强化藏品可能的后期收益,再配合盲盒等新玩法,一期收入能达到近百万元。”

BoBo向燃财经介绍,在已有的用户社群里,他会通过“开盲盒”的玩法提高用户黏性。用户购买盲盒后,能开出不同属性的藏品,但7个不同属性的藏品能合成一个更稀有的藏品,单个稀有藏品的价格高达万元。不少玩家希望获取十几倍的额外收益,会在限定期间内大量购入盲盒,以求合成稀有藏品,平台自然获取暴利。

对于玩家来说,虽然知道NFT是“赌”,但侥幸心理比比皆是,“万一赌赢了呢?”

这也正中发行方的下怀,“当数藏成了金融产品,一心暴富的韭菜是割不完的。”BoBo戏谑地表示。

暴利的NFT,涨不动了

国内NFT市场“起飞”还得追溯到21年6月,鲸探联合敦煌美术研究所发布的敦煌系列。此后,各类平台纷纷出现。

据“鞭牛士”不完全统计,截至22年6月,国内数字藏品交易平台数量已超过300家,包括阿里鲸探、腾讯幻核、京东灵稀、小红书Rspace、网易星球、B站“哔哩哔哩数字藏品”、Hi元宇宙、斑马中国、唯一艺术、元视觉、洞壹元,iBox、HOTDOG、Artpro……

图数字藏品平台数量增长明显 来源财通证券研究院

“21年数字经济是一个大趋势,而且NFT在国外早已经历了市场验证,我对国内数藏市场的前景是非常看好的。”panda告诉燃财经。

此前panda作为资深的数藏发行平台顾问,非常认可数藏运用区块链技术,为特定的作品生成唯一数字凭证的价值,不仅能保护数字版权,而且每个数字藏品都是唯一不可复制的。

“大家都想要寻找进入元宇宙的接口,我认为数藏就是其中一个入口。”因此,22年7月,panda创建了Hotb这一数藏流转平台,APP上线以来注册量突破万人,日新增用户超1万人,也吸引了一画数藏、头号藏品等100+平台入驻。

除了panda这样认可数字藏品价值的创业者之外,更多的数藏平台创始人如BoBo、程方则是窥见了其中的暴利。

BoBo告诉燃财经,看到阿里、腾讯等大厂纷纷推出数藏交易平台后,他意识到数藏市场潜力巨大。

21年6月,阿里旗下的鲸探推出首款藏品,玩家购买后可以将其作为支付宝封面,作为“社交货币”可以收藏,具备了一定的独特性。此后,冰墩墩NFT盲盒发售,不仅引发了抢购狂潮,连二手交易的价格也暴涨了近千倍。限量的冰墩墩NFT俨然成为了新的数字资产,慢慢被赋予了金融属性。

“特别在今年15月,数藏市场俨然成了新的造富场。以唯一艺术为例,22前半年每天的手续费收入就有00万元,iBox5月份的交易额每天高达十几亿元,手续费收入达到3000万元。”BoBo列举道。

不仅是发行方,买家也尝到了NFT的甜头。21年8月,NFT玩家禾风在某平台元买入的首发藏品,再出售税后收入达到2700元。

暴利之下,无论是抱着何种心态入场,都容易迷失心神。“包括我在内,新的发行平台野蛮生长,模仿头部大厂营销、炒作,市场上玩家购买藏品的目的也逐渐从收藏变为了赚钱。”BoBo表示。

但风总是要停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数藏市场,也在今年6月急转直下。

“一方面,监管趋严,平台被禁止用二级交易炒作,收入降低了90%以上;另一方面入手藏品的玩家不是卖不出去,就是面对巨额跌幅割肉抛售,数藏成了新的庞氏骗局。”panda表示,“大批玩家持观望态度,不会再轻易投入。”

如今,“退潮”困扰着NFT市场里的人。

一方面,新用户对数藏暴富的故事不买账了,“一款藏品能炒到近十万元,新玩家的进入门槛太高。”panda表示,没有接盘的新用户,老玩家的藏品没法交易,悲观情绪笼罩下极易引发价格崩盘,例如被炒到超2万元的iBox某款藏品当前价格已回落到1000元,不少玩家被困在了二级交易市场。

另一方面,市场利好时玩家大量购入,手中囤积了不少藏品,对于新藏品开始持观望态度,“平台卖不动了,自然炒作空间也就小了。”panda补充道。

“一款藏品风光时炒到上万元,最后泡沫戳破跌到几百元的比比皆是。”BoBo也直言。

不少老玩家如禾风亦被低谷期影响,挂在平台的藏品有价无市,最终只能“割肉”低价出售。

燃财经所在的一个NFT交流群中,关于“亏”的讨论也越来越多。不乏有买家表示,“亏钱真快”“丝毫不慌,亏习惯了”。

前方是光明还是泡沫

幻核被传裁撤,为野蛮生长的NFT市场泼下了一盆凉水。

21年以来,eb3赛道大热,数字藏品作为区块链技术与艺术品结合的一种应用,吸引各互联网大厂纷纷推出数字藏品发售平台。其中,幻核上线于21年8月,隶属于腾讯PCG部门,不开放转赠与交易功能,“背靠大厂、IP资源在手”让幻核每每上线藏品都会“秒空”,单期收入可达0300万元。

而在国内众多的NFT平台中,鲸探、幻核也是两大头部。有数据显示,在NFT最火的时刻,每天都有百万用户涌入这两大NFT平台。

如今头部震荡,玩家也自然感觉到恐慌,不少入手藏品只等开放转增功能的玩家极有可能血本无归,“感觉买了个寂寞,只能安慰自己有收藏价值了。”九方表示。

但多数参与者对NFT市场的未来仍抱有期待。“监管能够整顿行业,让市场发展得更加有序。”禾风表示。

panda亦表示,监管趋严能够“劝退”一部分炒作的小平台,筛选出更多的优质平台,减少盲目炒作给玩家带来的损失,提升玩家体验。

无论如何,监管都是NFT市场前进路上避不开的一项。

野蛮生长之下,当前NFT市场乱象丛生。比如,不少数藏种平台只是上了链,却没有运用区块链的技术,让数字藏品变成了仅具备炫耀或炒作价值的JPG图片;此外,部分运用了区块链技术的平台完成度并不高,没有建立独立的钱包体系,玩家也未拥有地址,因此玩家购买的藏品并未分发下来,仍然储存在平台端,8090%的用户没办法直接在链上交易。

交易也是买家关心的重点,和当前NFT市场乱象的集中点。

数藏中国CEO王鹏飞表示,下一步监管的核心仍然是管控二级市场交易,数字藏品可以在文交所的监管框架下进行,纳入监管也将有利于数字藏品行业的发展。

此外,7月13日,上海市人民办公厅提出支持龙头企业探索NFT交易平台建设,研究推动 NFT 等资产数字化、数字 IP 全球化流通、数字确权保护等相关业态在上海先行先试。除了上海,多地的文交所也在探索数藏交易合规化的新路径。

而当炒作热潮消退,玩家的观望态度也在倒逼平台不断升级和革新。

根据预言家游报的统计,最近半年获得融资的数字藏品相关公司达到16家,而去年全年获得融资的数字藏品公司只有7家。通过搜索,燃财经看到这些公司有着雄厚的游戏引擎技术和元宇宙技术实力,“市场调整后,在数藏领域有望走出技术过硬的独角兽企业。”panda补充道。

加密艺术家王子健积极地表示这是正常的市场发展规律,未来一定会回暖,甚至会迎来大爆发。当前数藏市场良莠不齐,如果通过严格的监管淘汰一批不良平台,筛选出优秀的平台,就能更好的保障玩家的体验感。

根据金色财经的统计,NFT以数字藏品的形式在中国正式上线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各发售平台发售物品数量约456万个,总发行量市值约15亿元。同时根据头豹研究所数据,26年在我国数字藏品市场经营规模将达300亿元人民币。

数字藏品具备为文化事业带来新的形式和面貌的基础,也是消费者接触文化产品的一个途径。但对于行业的参与者来说,也必须看到,任何东西都不可凭炒作而长期繁荣,还是应当回到合规、有序发展的道路上来。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在资本市场,翻车的事情时有发生,倘若往前考古,加杠杆、借贷炒股的风险在清末就有苗头,三林最近就在一档播客(苹果客户端名称:商业就是这样),听到了一个真实的“翻车”事件。

1910年,辛亥革命爆发前夕,新的国度建立之前,不仅是政坛风起云涌,资本市场同样动荡,甚至演变成帝国崩塌的导火索。

1872年,李鸿章为了给轮船招商局筹集启动资金,发布了中国人自己发行的第一张股票,这种来自西方的筹资方式开始在中华大地上流通。有股票和市场的地方,总是风险和机遇并存。

当时被称为“橡皮”的橡胶行业和西洋公司股票,就成为1910年上海最被看好的市场机会,散户狂热,机构开出空头银票并大加杠杆,最终酿成“橡皮股灾”,这也成为清朝覆灭的重要因素之一。

一百年前的一次市场崩盘,跟今时今日的数字藏品有何关联?一个是股市崩盘,一个却是看起来颇具前景的数字藏品产业,笔者为何在聚焦数字藏品的文章中,提到这次“橡皮股灾”?

大概是因为,历史大抵都有规律可循。

事实上,每一次的崩盘,不管是股灾或昔日的P2P暴雷,还是曾经出现不少造富神话、今时今日却饱受诟病的虚拟货币,亦或是政策一边扶持一边却又谨慎对待的数字藏品产业,每一次的崩盘以后,都少不了泡沫、杠杆、投机、侥幸心理,以及系统性的问题。

1910年会出现橡皮股灾,一个原因是当时汽车工业起步,带来橡胶轮胎等配件需求量的增加,然而中国不产橡胶,民众想挑选好公司、买到心仪的股票,只能来源于当时一些内部渠道或是代理公司。

数字藏品(NFT)在一开始也是发迹于国外,最早的个人投资者通过资讯关注到无聊猿等一批国外交易平台。由于交易门槛高,包括登录国外的交易平台有门槛、交易需要通过数字货币钱包进行结算、找到投资机会转手买卖不算容易、严重依赖一些充当“中间商”的机构或个人发布的信息

在这种情况下,1910年的上海就出现不少贸易公司和橡皮公司给股民荐股,并开始了“倒买倒卖”的生意。

当时上海一家名为“麦边洋行”的小洋行就做这一工作,一些橡胶公司同样参与其中。不过,众多参与者中,属“麦边洋行”的老板麦边,一个擅长市场营销、酷爱打广告来给股民“洗脑”的英国人,做得最为成功。

在今天,我们不妨看看周围那些玩数字藏品的朋友,哪个没加过一些所谓的“公益”交易群,这些群气氛热烈,交易流水单刷屏,群主号称纯公益,每个活跃的群友都是数字藏品十级玩家,群内氛围感十足。大家一开始都是围观的玩票性质,谁曾想玩着玩着,持有的原本号称限量的数字藏品就跳水了,一小撮人几个月工资就没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骂骂咧咧退群。

所以,不难发现,当有人开始说可以空手套白狼的时候,雷也就此埋下。

橡胶和贸易公司的老板们心思开始活络,他们一边去银行贷款,一边忽悠股民说国外的橡胶市场行情很好,并通过给早期为数不多的股东分红来吸引眼球。甚至在他们的“怂恿”之下,外资银行承诺股民,拿这些橡胶公司的股票做抵押,就可以在银行里贷款。

银行给的可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大洋行、大银行利用自身的信用和地位,为这些买卖公司背书,橡胶市场的行情就这样被炒起来,价格虚高,泡沫巨大。推荐橡胶公司的小册子(就像今时的荐股书)一册难求,橡胶股票高价买卖转瞬即富,银行接受民众用橡皮股票做抵押贷款、贷来的款又可以买橡皮股票,股民通过这一方式无限加杠杆,投机者遍布角落

虚拟物品的价值泡沫

上文我们所说的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不可想象。

有人不以为然,现代的金融制度已经相当完善,至少现在银行不可能让用户利用虚拟资产进行大额借贷,然而“办法”总比“困难”多。在数字藏品交易市场初期,在二手市场高价收购的二道贩子,最终将这些收购的产品都转手去了哪里?

富豪们花费千万购买的古玩字画,能留着自己观赏或是送人以表心意;名媛斥资购买价值不菲的珠宝玉石,尚能佩戴和彰显身份地位;即便是游戏中成交价上万的虚拟物品,但凡是好游戏且虚拟物品的稀缺性得到普遍认可,不管是一把武器还是一株草药都是需求。

这些跟投机的区别大概就在于,愿意花上万购买虚拟物品的RMB玩家毕竟是少数,且不少是满足自己的需求。然而,现在我们随便问一个数字藏品买家的购买目的,恐怕十个中有九个半都是为了转手后获利。

据媒体爆料,那些高价收购的数字藏品,不一定会直接流转到用户手上,而是被复制后再次流通。据了解,一些小平台发行的所谓数字藏品,很可能不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复制品”。

三林曾在之前的早科技专栏中,介绍过数字藏品和NFT的重要价值——唯一性和稀缺性(戳右侧标题阅读:不明白区块链,就搞不懂Web3和NFT)。基于区块链底层技术的藏品,无论是交易还是流通,整个过程公开透明,交易价格可见,交易流程透明,且不可篡改。

所以,如果不是使用区块链技术,藏品就可能被复制,价值自然也会被稀释。一旦平台倒闭跑路,用户拥有的所谓藏品,既失去流通价值,也失去交易资格,隐患开始出现。

不仅如此,有平台利用用户和平台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设置种种规则来“套利”,比如设置用户账户的提现门槛。

数字藏品市场,问题多到数不清。平台发行价299,售价转瞬变成29999;淘宝买图0块,上链后售价000这些中间的增值缘何产生?笔者以为,至少不是其实际价值。

7月日,据界面援引知情人士消息,腾讯计划裁撤“幻核”业务,并且早在7月初幻核对外的业务就已停止。

很多人对于币圈和数字藏品持观望态度,所了解到的泡沫也仅仅是来源于远不符合藏品价值的高价交易。但从上面的事实来看,打击投机炒作只是虚拟资产市场最为常见的方式,往往海面之下才是巨大的泡沫冰山。

大家看到这里,以为笔者是打算唱衰数字藏品。

并不然。

事实上,数字藏品有其存在的价值,从文化属性来说,有些数字藏品具有艺术价值,从市场角度来看,虚拟物品并非就是泡沫,需求决定价值。让鲸探出圈的敦煌飞天,就是其与敦煌美术研究所合作,这就属于稀缺IP的价值,这也是虚拟物品的价值证明,文化艺术的价值,确实无法用数字衡量。

文创产业作为第三产业中颇具创新力、有望提升大众文化审美的重要产业,一直是国家重点支持的产业。彼时数字藏品遍地开花时,也正是有这部分因素在。

但是凡事有利有弊,时至今日,数字藏品的行业漏洞和标准不明,正在稀释这个产业应该有的经济价值和文化价值。一些艺术品本有望利用区块链标识的唯一性,为艺术品版权保护提供一个新的方式,却不曾想作品炒作后的价格,甚至高于艺术品自身的版权价值。

更有甚者,我们在上文提到的,一些小平台甚至不给艺术作品“上链”(不上链自然就少了区块链“引以为傲”的唯一数字标识),就是卖电子图片,用户群也变成了维权群。

文创市场还来不及探索区块链和数字藏品的更多可能性,就受到了打击投机客产生的余波和连带影响。现在,数字藏品平台用户流失、价格缩水、藏品滞销,一些平台关闭、老板跑路,留下再次被称为“韭菜”的个人用户。

所以,我们从来不否认区块链在泛文娱领域的价值,我们需要警惕的,是数字藏品价格背离价值的投机炒作。

声明: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或承诺。广大投资者需树立正确的投资理念,自觉抵制加密货币的投机炒作行为,增强自我保护意识,警惕和远离加密货币相关非法金融活动,切实维护自身财产安全。如发现相关违法违规活动,应及时向有关部门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