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藏100访谈录#

数字中国建设,正在中国掀起一场革命浪潮。去年以来,数字收藏,正在与文化、艺术、品牌等无孔不入的结合中,孕育成为一个充满无限想象空间的产业。

数藏平台的剧增 ,是这个行业朝气与野蛮生长的外现。作为一个兼具新业态、新赛道、新商业模型、新消费特点的行业,数字藏品行业在聚焦受众的同时,也在短时间内吸引了包括央企及地方国资在内的资本的关注。资本对这个行业的审视和打量,将重塑这个产业的面貌与未来。

作为河南媒体融媒化的重要平台和河南日报社融媒体改革的“一号工程”,顶端新闻对新事件饱有敏感,继6月16日首发纪念徽章数字藏品之后,从即日起策划推出“中国数藏100访谈录”。

我们计划用一年多时间,通过对亲历者的访谈,与您一道洞察中国数藏行业发展的现状与未来。今天推出第一篇,受访主角是中民协元宇宙工委秘书长、当代社会服务研究院数字藏品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吴高赋。

顶端新闻记者 王治国 杨琨

机构介绍

中民协元宇宙工委是“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元宇宙工作委员会”的简称,是我国第一个元宇宙协会。今年以来,中民协元宇宙工委牵头发布全球第一个元宇宙院士专家、产业专家2大高端智库,发布了我国第一个促进数字藏品健康发展的宣言,联合专业研究院发布了中国首个数字文化要素平台百强榜,牵头召开了中国数字藏品大会。

当代数藏中心是当代社会服务研究院数字藏品研究中心(筹)的简称,当代社会服务研究院是民政部社会事务司指导部管社会组织,当代社会服务研究院以体现中国意识与全球视角的综合型研究平台的角度,以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为指导,联合我国首个元宇宙全国社团组织中民协元宇宙工委及元宇宙共同体17家机构,依托中民协元宇宙工委全球顶级元宇宙产业专家资源,设立数字藏品研究中心,进行文化数字化及衍生品的专向研究工作。中心由中民协元宇宙工委秘书长吴高斌作为执行主任,进行筹建与运营工作。

核心观点

1、中国数字藏品行业,正处在野蛮生长阶段。

2、数藏在文创领域和元宇宙产业中有着不可取代的积极作用,在百年未有大变局下,在弘扬中华文化方面有着特殊地位。

3、数字藏品作为新型营销手段正在不断受到全球品牌的信赖,未来可能成为各行各业的主流营销手段。

4、数藏行业为Z一代就业提供新出路。数藏创业者需要有跨领域、跨学科的能力。

5、赋能实体经济是数藏行业发展的唯一方向,金融化合规是数藏行业快速发展的前提。

价值

记者:今年上半年国内涌现大量数字藏品发行平台,一方面表明大家对这个赛道的关注和重视,另一方面也不排除有人浑水摸鱼,来割“韭菜”。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如何描述和评价当下国内的数字藏品行业?

吴高赋:今年5月,我们牵头了“中国数字文化要素平台百强榜”榜单的制作、发布。根据我们联合苏伦大数据研究院统计的数据,中国数藏发行平台大概有1500家。最高的平台日交易额过亿,而在国外已经形成近千亿的市场,从市场的角度来说数藏已经成为了一个行业。

大部分平台是今年进行筹建的,说明这个行业目前正处于野蛮生长阶段。

记者:您如何看待数字藏品行业作为一个新生事物的价值?

吴高赋:数藏在文创领域和元宇宙产业中有着不可取代的积极作用,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打通文化、创意、旅游等行业的价值链、创新链、应用链,是我国文化数字化、数字经济战略的突破口与引擎之一,在百年未有大变局下,弘扬中华文化有着特殊地位。

而在未来元宇宙发展中,数藏可以作为新的“人货场”的“货”出现,兼顾产业、金融、资本属性,加速市场资源配置,促进第三次分配,也为赋能实体经济找到新的突破口,由于其天然的游戏基因,为Z一代就业提供新出路。

数字藏品作为新型营销手段正在不断受到全球品牌的信赖,未来可能成为各行各业的主流营销手段。

应用场景

记者:在你的视野里,数字藏品行业应用场景在过去的两三年内发生了哪些变迁?接下来演进的方向会与过去有哪些不同?

吴高赋:从19年开始,NFT从海外传到国内,但是以区块链为基础的金融产品的形态出现,去年才基于文创价值进行应用,并因国内监管需要,改称数字藏品。未来,数字藏品行业,将在赋能实体产业产生较大作用,在元宇宙新的“人货场”要素中的“货”方面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

风险

记者:数字藏品创业最大风险在哪里?有什么潜在的合法合规下的发展路径?

吴高赋:目前风险有几个,一是产权风险。数藏应该是属于数字商品范围,基于知识产权的价值,按房地产的逻辑,目前“小产权”和“违建”较多,容易发生平台倒闭,消费者损失;

第二是价值的风险。目前数藏平台大多不存在价值支撑,只是图片等而已,数据形态存在,价值很低。

第三是价值转移的风险。目前国内区块链存证是以联盟的形式存在,价值跨链还没有互联互通,各平台形成价值孤岛,形成价值流动的问题。

第四是交易风险。目前因为监管问题,主流平台无法交易,其价值无法流动。而有些平台开通了交易板块,并且进行一次发售,形成了类似非法ICO的所有特征,容易形成法律风险。

第五个问题是,数藏的范畴很大,监管跨部门,消费的权益无法得到保证,需要国家牵头统一规范。

我们建议在知识产权明确、区块链信息备案、网络文化许可、电信增值业务许可、数字商品拍卖等多种许可下,进行数藏的一次发售工作,二次交易可以通过国内合法的文交所、大数据交易所进行交易。

二次交易

记者:目前二次交易问题在国家层面有探讨吗?

吴高斌:早有探讨和尝试,过去各地都有文化产权交易所,由于缺乏规范管理,交易场所设立和交易活动违法违规问题突出,风险不断暴露,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为防范金融风险,国务院于11年11月11日做出了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很多机构因此叫停。

今年上半年,新华网、上海文交所等单位倡议发起,设立国家级数字文创规范治理生态矩阵,矩阵近期启动国家级版权交易保护联盟链,并发布《数字文创规范治理生态矩阵公约业务规范》,以构建健康、规范、绿色、安全的标准共识机制,推动和强化行业规范治理,引导行业合理有序发展。

青岛、深圳、海南、杭州等文交所、相关大数据交易所不断尝试,目光瞄向二次交易平台,但实际交易功能没有,场外交易火热。

监管

记者:如何看待当前的国内政策及其对数字藏品行业潜在的影响?有什么建议?

吴高赋: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数字经济战略都为数藏行业产业发展指明了方向,加大力度强度发展即可,对数藏平台的影响是积极的!

但数藏在金融领域的发展,有国家明令禁止的类证券、类金融产业交易,国家层面需要尽快出台相关政策,譬如可以划定一个范围,对一些企业进行“盒子”管理,在可控的范围之内采取包容审慎的监管措施,换句话说,就是提前设置“沙盒监管”,建立类似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的相关备案制度,加速产业健康发展。

记者:前段有专家受访表示,现阶段的数字藏品可能连“10”阶段都没有到达,只是开启了一个崭新的窗口。以时间维度来看,你认为目前数字藏品行业发展到什么阶段了?未来会走向何方?

吴高赋:我们认为从19年到现在,基本的普及工作10已经完成,即将开始,下一阶段会从两个方向发展:一个是数藏金融化的合规,一个是数藏要更加专业地赋能实体经济。

创业方向

记者:国内数字藏品行业创业有哪些方向?对创业者有什么潜在的要求?如何看待国内外资本对数字藏品行业的态度?这种不同会导致什么不同的取向?

吴高赋:数藏行业介业方向大致有IP创作、发行平台、渠道、社群、媒体、培训、投资、产业园区等,需要创业者有很深的跨领域、跨学科的能力。

因为监管,A股资本市场对此持谨慎态度,但是港股与美股是开放状态。国内数藏以产业为核心、以赋能实体经济为目标,将加速实体经济的发展。国外以金融资本为属性,会产生更多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