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月 13 日,上海市人民办公厅印发《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上海将在十四五期间支持龙头企业探索NFT交易平台建设,研究推动 NFT 等资产数字化、数字 IP 全球化流通、数字确权保护等相关业态在上海先行先试。

除了上海,多地的文交所也在探索,能否将数字藏品的交易,纳入到文交所的业务范畴中来,实现数藏交易的合规化。

今年1月到6月,国内的数字藏品市场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巨变,也创造出了巨大的致富机会。优先购、PFP等一系列新玩法也逐渐衍生,更有艺术家尝试将国内的数藏与海外的NFT结合起来,平台、发行方、IP方都在不断迭代。

未来,数藏行业将向何处去,新入局的公司还有怎样的新机会,娱乐资本论的Web3系列线上直播第二期,我们请到了数藏中国CEO王鹏飞,加密艺术家王子健,国际知名艺术家、798宋洋美术馆创始人、未来有趣文化公司创始人宋洋共同探讨。

“将数字藏品交易纳入文交所,

多地已开始尝试”

《娱乐资本论》:目前数字藏品行业是否有一些监管风险?在行业监管还没全面到来之前,行业应该如何自律?

王鹏飞:和文交所合作是未来发展的趋势。

从行业角度看,数字藏品的一级市场除了版权上可能会有一些问题,其它基本都做得不错。

下一步,监管的核心应该是面向二级市场,因为二级市场类似于证券。现在如果没有持牌就直接做二级市场是有风险的。但数字藏品肯定需要流转起来,这样才会出现更多的玩法、创意、机会。

目前,文交所是最接近于合规监管框架的,因为它以前交易的是文化艺术品,现在交易数字的文化艺术品,是一个合理的延伸。

我们数藏中国一直跟全国各个文交所在接触,最后与华人文交达成了合作,共同设立了华数文创,作为一个寄售平台。这是一个在国内监管框架下的合并平台,相信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娱乐资本论》:现在文交所对于数字藏品行业是什么样态度?

王鹏飞:文交所大多看好数藏市场,已有省份在起草数字藏品的相关监管文件。

现在不少文交所都在数字藏品方向上做规划。上个月,在长沙,还有十几家国内文交所做了一次交流会。结论就是防止数字藏品的证券化,认为数字藏品可以在文交所的监管框架下进行,如果能纳入监管,这对数字藏品行业是很好的事。

《娱乐资本论》:如果市场合规,二级市场交易量预估会到多少?

王子健:如果市场合规,每日交易量可过百亿。

唯一艺术前几个月支付通道限额每天3亿,它交易费是75%,每天手续费收入在两千多万。iBox 5月份的时候交易额每天大致十几个亿,手续费在4%左右,每天可以分到三千万以上。但因为数字藏品的金融属性,现在普通人购买数字藏品也有限额,单笔超过10万就会被限制。但总的来说如果国家放开,这一块每天的交易额到一百亿以上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

“Old Money”没有进场,现在的数藏玩家以年轻人为主

《娱乐资本论》:宋洋老师原来是做实体艺术品的,现在转向做数字藏品和NFT。传统艺术品收藏和数字艺术品收藏,是同一拨玩家吗?

宋洋:真正的大钱没有入场NFT。

首先他们其实是两拨人。传统艺术品收藏的藏家还没有大规模进入到数字藏品的市场中,他们有的连支付宝都没有,完全不属于这个行业。个别几个进来,出手就是将近一百万,但数字藏品对于他们收藏实体艺术品时的几千万来说,就是玩玩。

现在在数字藏品市场里的大多是大学生,或者初入社会的年轻人,他们的抗风险能力很差,投入二三十万基本已经是天花板级别了。所以真正的大钱还没有入场,大家都在观望的动向,以及国内会不会有无聊猿这样的IP出现,要看中国创作者经济的成长速度,艺术+科技一定是这个板块的风口。

《娱乐资本论》:作为创作方和发行方,宋洋老师有没有考虑过如何将传统艺术圈和数字藏品这个行业结合?

宋洋:打通传统艺术和数字藏品的价值判定方式,形成新的方法论——“Future links+未来链接理论”。

传统的艺术家想要平行跳到NFT和数字藏品的行业很难。我们的各种合作,比如我自己的bad girl系列作品,都是连接了很多国际化的科技公司,重新赋能传统艺术。

我们会把宋洋美术旗下的IP做成元宇宙矩阵,通过二次联名和创作形成不同收益和增益权,再结合线下画廊、美术馆,打通传统艺术和数字藏品的价值判定方式,把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做链接,形成新的技术和方法论。这样也可以把艺术圈的人,old money和NFT粉丝聚集起来,形成更新的玩法,让这个行业变得更有活力和创意。这个方向我认为还是有一定机会和可能。

PFP、优先购与国际化的新玩法

《娱乐资本论》:子健老师很认可PFP,可以聊聊国内外PFP发展如何吗?

王子健:PFP很有发展潜力,但国内无法做出无聊猿一类的产品。

现在最有代表性的PFP是无聊猿和加密朋克,也是做的最成功的。中国出一个无聊猿这样规模的PFP概率很低,因为国内做需要用联盟链,而且我们支付通道也以人民币为主,海外玩家无法购买,没法和国际市场接轨。但国内的PFP在海外发售也可能会有一定影响力,比如周杰伦、蔡国强、方力钧、bilibili的NFT系列等等。

另外国内的数字藏品PFP也有很多,最早是唯一艺术的”疯狂食客”。这个比较具有代表性,大多数人都赚到了钱。它最初的发行价是99块,后面有几期卖999元。分有三个等级,在最为疯狂的时候,普通的R级地板价最高涨到了3万以上,SR级地板价最高达到了5万以上,SSR级10万以内都没有人挂单出售。小红书R-space、得物、QQ音乐、bilibili、微博TopHolder都推出了很多PFP系列的数字藏品,但没有开二级市场,所以不是很火热。

《娱乐资本论》:数藏市场里有很多玩法,比如空投、创世、优先购。这些玩法有什么利弊?

王鹏飞:优先购占比过高会将新人拦在门外。

我觉得这些规则第一是活跃了市场,增添了很多趣味性。第二是如果一个平台优先购占比太高,就会影响到新人的购买。现在除了优先购以外还增添了抽签购,最后才是普通购买。但如果是新人,我们会通过算法适当提高他的中签率。因为如果一直不让新人买到产品的话,就会流失用户,影响平台发展。

《娱乐资本论》:与海外市场结合,是否有新的玩法?

宋洋:做全球化内容,看国内政策风向。

从艺术家和创作者角度,还有机会做全球化内容。比如我们SYART宋洋美术,就在新加坡做了eb 3的公司,结合DAO做一些尝试,希望可以把我们签约的全球各地的艺术家整合到亚洲的金融风口中。

对于其他行业想要进入NFT的新人和机构来说,我个人认为,首先可以到国家队入场的时候再看一下整体的政策和风向。另外,这个行业大的方向和风口还是在海外,国内想入场的人也可以看看能不能把自己最强的内容跟国际上最好的资方和运营方团队整合起来,根据数字藏品和NFT两种不同的形式,进入自己最好的赛道。